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此刻看到的海再也不可能出现

皇家赌场手机版,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发表于 2003-08-10 16:17

八点,夜色浓深。当一切都静谧下来后,海,终于也能休息了。站在宾馆的窗前,不经意间,瞥见不远处粗细不一、长短不同的白线滚滚而来。阿,涨潮了。心被牵扯了一下,虽然窗户和距离阻隔了潮声,可那分明是海在召唤。同伴懒得出门,于是我披了件衣服,独自走向海边。
关闭了的石老人浴场不见了白天的喧闹与快乐,帐篷椅子全都收拾干净,诺大的沙滩空闲下来,只有一盏值班的灯在帐篷里忠实地闪亮。
夜,很静。风,很凉。酒店播放的音乐若有若无的在空气里飘散开来。我闭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,咸的,湿的,腥的。那是我熟悉的味道,海,久违了。
走得近了,再也没有距离,眼前就是海,当下就是海。轰轰的潮水声充盈在耳廓。夜色很浓,看不清海的边际和远处的山,只能从时时涌上的浪里想象出前方水域的宏大。浪很密,很急,由无法辩明的未知处渐渐推进过来,小段的浪峰前进着、扩大着,当他们汇聚时便融合为一段长长的浪峰,脚步却不停歇,以更快更急的速度向海滩奔来,啪,重重地拍打在绵软的沙子上即刻没了身影,而后面的浪峰仍在密密匝匝地涌过来,周而复始,永不止步,黑暗中只有时时生出的白色浪峰存在着,海里抛锚着白天娱乐用的四、五只游艇,也随着涨潮的海浪上下颠簸不止。
这风景如此简单,如此美丽,让人眷恋,令人着迷。我静静站立,海风拍打着衣衫,我的眼神跟踪新的浪峰出现,追随着他们的前行路线直到其结为更大的团体;我迷失在那乱花般层出不穷的浪峰里,等待着每一次更大更长的浪峰的涌现和突进。一时间天地消失,我的世界里只有眼前的海。
忽然想起在厦门的时候是很惧怕夜晚的海的,即使站在堤岸上也会退后,害怕海水的推进,觉得那无边的未知会吞噬了渺小的我。可不知为何现在能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黑暗中的大海,是思念,是亲近,还是什么?总之不再恐惧,有的只是崇敬和赞叹。
9点,整整一个小时,我就这么站着,也不觉得累,可,终究是要离开的。伤感,遗憾,眷恋,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此刻看到的海再也不可能出现:不可能在明早出现,也不可能在今后的任何一个时刻出现。因为当下海只属于我一个人,当下的心情也只属于此时、此地;明早看到的海将不再是此刻的海,听的潮声也不再是此刻的潮声——那时的海,又会是热闹非凡,游人如织了。
——事实证明了我当时的感受。第二天早上再去昨晚的沙滩,再也没有了那种味道,那种意境。虽然也只是清晨,虽然也有浪峰,可是日光的普照令其失却了夜色遮掩下的神秘感和未知感;而游人的嬉笑更是掩盖了静静的潮水声,一切又回复平淡,也让我有淡淡的失落。
原来,我的海,只在我的心里,只在那一小时里。

相关文章